济宁天气预报
济宁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网
济宁人事考试单位代码
婚恋交友 美女聚集地
济宁信息港欢迎您
济宁住房公积金查询
济宁百姓网发布您最新内容 扎金花游戏大厅下载 济宁游戏网 济宁教育网 济宁男科医院 最火爆的扎金花游戏 济宁交警网违章查询 济宁科技网 济宁培训班 济宁银行网上银行 济宁旅行社 济宁旅游 济宁市地图 济宁房产 济宁教育网 济宁人事考试信息网 济宁新闻网
淮安掼蛋网 济宁信息港
打大A 济宁最新最全汽车资讯
斗地主 保卫萝卜 掼蛋游戏下载
中国理财专家为运河畔网友免费理财
游戏达人生活中无处不在的游戏情趣
麻将游戏 拖拉机小游戏 炸金花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旅游界 > 国际旅游 > 寻找心灵的快乐 泰国禅修记

寻找心灵的快乐 泰国禅修记

时间:2011-04-21 13:51来源:时尚旅游 www.yunhepan.com我要投稿

 静心 佛国初体验

  如何做最快乐的人?虽然算不上是佛教徒,我却对禅修产生了兴趣。在得知泰国最大的寺院法身寺将举办大众短期出家的活动,主要内容就是静坐、禅修后,我立即报了名。接下来的30天我消失在泰国的丛林中,在禅修中体验静静的快乐,零距离体验佛国文化中的点点滴滴。

 

 

 

  我与从广州来的朋友在曼谷机场会面,一起前往距离曼谷50 公里处的法身寺。这是一座面积3 平方公里,充满现代感的寺院。简约的风格,没有任何雕梁画栋的修饰,却不失寺院的庄重与静谧。 这次前来参加短期出家的同修共60 余人,来自20 个国家,分为中文、英文两班。有多位同修都是再度前来。

  泰国有一个盛大的节日叫万佛节,源于佛祖释迦牟尼向1250 名罗汉宣传佛法的日子,泰国佛教徒视其为佛教创建之日。半年以前,泰国为了庆祝这个节日曾组织1 万人同时短期出家,创了纪录。而我到来的时候,正好赶上法身寺发起10 万人短期出家活动,打破了纪录,史无前例,我有幸成为十万分之一。

  禅修中心的师父说,自六百多年前素可泰王朝第五代国王开创了短期出家传统后,短期出家便成为泰国习俗。过去,一个泰国男人一生中至少要短期出家一次,以雨安居3 个月为下限,但随着社会发展,人们忙于工作上班,难有3 个月假期,于是短期出家时间灵活调整为1 个月、半个月甚至1 周。国家规定短期出家有1 个月带薪假期。

  我们所住的觉悟村邻近一个超级停车场,那天夜晚,外面一直车声隐约,大巴穿梭不停,将各地的泰国同修送来参加仪式。陆续有人举着牌子带队入场,上面写着各个寺院的名字,看来这确实是一个牵动全国的盛大仪式。泰国生活节奏较慢,寺院更慢,而组织上万人参加的大型仪式尤其是个浩大工程,等待时间非常漫长,我和身边的一个泰国青年聊了起来。他说他的名字叫阿披察,我想“哦,阿披实”。我叫邓伟平,他叫道“哦,邓小平”,不由会心一笑。阿披察27 岁,家乡在距曼谷600 公里、8 小时车程之外的泰国东北,那是泰国自然条件较差、较贫困的地方,但阿披察是城镇人,所以有机会到曼谷的医学院学习5 年,还曾到北京旅游,现在是在老家当一名药剂师,是不错的职业。我们聊天的时候,雾气越来越重,仿佛大雨将至,只有舍利塔的金顶依然在云遮雾绕中闪现金光,恍若仙境。

 明心 心的脚步

  一天傍晚我去水房冲凉,发现晾衣绳上挂了一套棕黄色僧衣。印象里泰国僧人的袈裟都是橘红色,莫非来了异乡的云游僧?正疑惑,僧人从卫生间出来了,清瘦的身材、黝黑的皮肤、粗犷的五官和气质……仿佛云南边远山区的山地民族。经懂泰语的同修询问,原来他是来自泰国北部山中的僧人,有森林僧之称,如同中国古时的隐士。

 

 

 

  在泰国,头陀行过去只是清迈等山地僧人的民间修行方式,他们被曼谷的上流和官方佛教视为流浪汉,是毫无价值的异端,而今天头陀行却广为流行,是短期出家的必修课,比如我们,就在清迈山林中体验了一次。

  我们的头陀行是从禅修中心行脚到7公里之外的般库寺。在围墙里待久了,能出去放放风当然好,同修们个个兴高采烈,仿佛春游。大部分时候,我们沿国道行进,其中一段在森林中穿行,村落之间分布着一片片的森林,都是二三十米高的松树,非常整齐,仿佛是在一次大的砍伐后统一种植的。曾经,泰国北部山区森林茂密,生活着老虎、大象等野兽,那时,大量的头陀僧生活在森林中,过着简朴的苦修生活,要从他们的苦修地到达附近村寨或寺院,需要穿越丛林,往往可能苦行几天或几个月,那就是真正的头陀行。与中国情况类似,泰国森林在上世纪曾遭到大肆砍伐。相比之下,清迈是幸运的,虽有砍伐但程度相对较轻,恢复工作随后跟进,如今次生林已成气候。

  我们排成一线,长长的僧人队伍穿过森林之间的村落,就有孩童合掌跪在路边礼敬僧人,有3 处地方,山民们看见僧人来了,连忙拿出饮料、食物在路边供养,这里的山民看上去还很贫穷,他们的布施美德就更让人感动。一张张沧桑面孔让我们不忍取用,但出于礼貌和尊重习俗,我们还是接受布施,并在心里感恩和祝福他们。

  虽然不过7 公里路程,且都是平坦大道,但走到最后,大部分人已经感觉枯燥和疲累,不耐烦地将头陀伞从左肩换到右肩,又从右肩夹到腋下。远远看见了坡顶上的大雄宝殿,般库寺到了,风吹过,大殿下的一棵大菩提树叶片扇动,像是在鼓掌欢迎我们。和它们一同欢迎我们的还有一众乡亲,她们跪坐地上,拿着一个花篮,往我们的光脚上撒下洁白馨香的花瓣,这是佛陀国度的人们欢迎头陀僧的方式。师父说过去会用加了花瓣和香水的净水为头陀僧洗脚,为苦行的僧人洗去一路风尘。这样的方式让人受宠若惊,而这些花瓣也显得神奇,到了晚上洗脚的时候它们依然牢牢粘在脚底,散发芳香。这天我们出发时下着毛毛细雨,后来晴空丽日,到了晚上则皓月当空,满月周围更有一圈迷人的光晕,颇有风雨之后见彩虹的意思。我们点燃一盏盏孔明灯,人间灯火与明月辉映,景象美好。在雨安居结束后的解夏节夜晚燃放孔明灯是清迈的地方习俗。

 悟心 静静的快乐

  身体下地狱,心灵上天堂。一来到寺院,我们的个人物品都悉数上交,统一使用寺院发放的用品。没有电视、报纸、电话、网络,与世隔绝,活在真空。排除了一切干扰,静修是唯一的事。

 

 

 

  我亲近寺院,醉翁之意不在宗教,在乎静坐修行。但我很快发现静坐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而太多的静坐更让我暗暗叫苦。对相当一部分泰国人来说,静坐已经成为习惯。回国之后,我发现要买一块合适的坐垫很不容易。而泰国百姓们携带的坐垫五花八门,非常专业,从一个侧面说明静坐在泰国的普及程度。有的居士不要坐垫,直接盘腿坐在地上,我试过,地太硬、重心不稳,相当不舒服,可见其功力深厚;还有的大概已经无法盘腿而坐,就坐在沙滩椅或轮椅上,融入禅堂良好的气场,是另一种静坐。进入禅堂必须赤脚,有人穿着两色袜,下黑上白,既耐脏又美观,仿佛专为禅坐而设计。

  在禅修中心的日子几乎是在地板上度过的,睡觉在地板上;早晨一小时和上午、下午、晚上各两小时的静修均坐在地垫上,或侧坐或盘腿而坐;一日两餐也是席地而坐,加上饭前饭后的一些功课……每天坐的时间超过10 小时,大大超出我的承受力,每次一坐下就感觉双腿酸麻、膝盖疼痛,身体如石雕般僵硬。师父教给我们一些动作和方法,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方法上的掌握,我逐渐开始适应这种长久不变的姿态生活在这里。

  在清迈,我们的寮房和禅堂相距100多米,之间隔着一座奇美无比的花园。凌晨我穿越花园去上早课,夜色中各种花朵散发幽香,各种花香混合成迷香,我深深呼吸,感觉整个身体都充满了最清新芬芳的氧气。

  走进禅堂,光线黯淡,只有台上的水晶佛像悬浮半空、晶莹透明。山林这个时候还在沉睡,只听见微风吹过树丛的沙沙声和蛐蛐温柔的鸣声,仿佛序曲。渐渐地,有鸟儿发出咕隆咕隆的鸣叫,非常浑厚,还有回声。于是群鸟纷纷响应,各种声音汇成合唱,奏出热闹的高潮。待天完全放亮,鸟儿们出巢觅食了,鸣叫声也渐渐低落下去,浮上来风过树林的沙沙声。正值雨季,常常有一场大雨不期而至,放肆拍打着屋顶,风声、雨声、雷声、屋檐的滴水声交织,森林音乐会呈现出另一种音貌。在大自然的起伏乐音中,禅堂里的我静默无声,从容安坐。

 赏心 佛陀的花园

  我们的禅修分为两段,前20 天住在曼谷的寺院,最后一周前往清迈的禅修中心,专心静坐。舟车劳顿整整一天,傍晚我们才在夜色中潜入距离清迈200 公里翁桂(Omkoi)的潘拉哇禅修中心。这里海拔1100 米,虽是7 月,和闷热的曼谷比起来完全是两重天地。一下车,大家不由得浑身一抖,纷纷添加衣服。作为泰国生态环境最好的地方,清迈会聚了泰国最纯净的空气,这样的清凉也正好可以冷却欲望和热情,适合静修,难怪法身寺在这一带建了三个禅修中心。

 

 

 

  禅修中心没有佛寺建筑,除了禅堂、餐厅、寮房就是大片的花园。在泰语中,“潘拉”意为森林,“哇”意为生长,“潘拉哇”可以理解为生长着森林的地方。上世纪60 ~ 80年代的伐木运动中,泰国82% 的森林遭到砍伐,直到1988 年,泰国南部遭遇巨大洪灾,森林砍伐才被叫停。此间潘拉哇也未能幸免沦为林场,高大粗壮的松树纷纷倒下。多年以前,法身寺的法胜住持在得到这片山头后精心培育,渐渐地,残存的古松之间生长出林木,林木下面绽放出鲜花,山头重新苍翠。如今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奇异殊胜的大花园,四季花开不败,终年林木常青。

  淙淙流水串联着一个个水潭,水面光亮洁净,没有一丝杂质,水中游弋着一尾尾锦鲤,体态丰满,墨绿色的水潭映衬出它们鲜艳的橘红或金黄,仿佛微风吹过巧手的绣娘在最华丽的绸缎上完成的刺绣,有一种不真实的美感。当然是真实的,将手伸进潭水,鱼儿并不躲避,我抚摸到了它们的脊背,滑溜、清凉,它们的亲近和信任让人心生喜悦。它们更多的同伴生活在附近的两个湖中。这里的鱼更有人情味,每次走近湖边,成群的大鱼就摇头摆尾游将过来。大概是期待喂食,它们随人的走动而游动,人就成了鱼群的头儿,非常神气。观鱼成为广受同修们欢迎的课外娱乐。

  在曼谷寺院的溪流上,我曾见到一只足有半米长的大蜥蜴,它在草丛中爬动,见人围观就慌忙潜入水中。在清迈禅修中心,我再次与蜥蜴相遇,当时我正走路,一只蜥蜴突然蹦到我跟前停下,伸出长舌舔食昆虫,捕猎成功后它并不离开,我蹲下与它四目相对,它依然一动不动。这里是佛陀的花园,人与自然万物和谐相处,这是我的强烈印象。

  离开禅修中心返回曼谷的前一天下午,师父安排大家自由活动,可以在户外自选地方静坐。我选择了水潭旁边,碧潭和游鱼在我面前展开,奇花异草将我包围,阳光透过绿色植物柔和地照在身上,在这我一介凡夫不配享有的佛陀花园,我低垂双眼长时间静静地坐着,感受到无尽的宁静和无边的幸福……



    上一篇:吕德斯海姆 莱茵河畔的珍珠
    下一篇:世界钟表之都 到瑞士买“瑞表”

    济宁运河畔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来源于注明来“源于:运河畔或www.yunhepan.com”版权均属运河畔网所有,其他媒体可以转载,且需注明“来源运河畔网”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济宁运河畔,济宁信息港)”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投稿联系:,→投稿须知

    推荐内容
    google
    • 全网热点
    • 健康
    • 教育
    • 旅游
    • 美食
    论坛热点